政府助推環境監測 市場增量空間巨大

近日,中國環境與發展國際合作委員會2015年年會成功成功舉辦,環保部部長陳吉寧在會議上表示“我國要健全環境保護的市場體系,引入第三方治理環境污染,向社會開放部分環境監測項目。”,環保工作未來發展要以改善環境質量為核心,深化生態環保制度改革,提升環境治理能力。

隨著環保市場需求的進一步擴大,社會資本進入環境監測市場的活力也將會進一步激發。環保專家認為,無論在治污的專業性上,還是監管的可控性上,環境監測引入市場機制、推動第三方治理將是大勢所趨。

政府力推環境監測市場化

隨著政府環境管理模式的轉變,環境監測市場也即將迎來黃金發展期。今年,我國接連發布了《關于推進環境監測服務社會化的指導意見》《環境監測數據弄虛作假行為處理辦法》《生態環境監測網絡建設方案》等政策,為環境監測服務向市場開放鋪路。市場普遍認為,環境監測市場在自動監測、第三方運維領域未來將會出現快速增長。

今年年初發布的《關于推進環境監測服務社會化的指導意見》提出,全面放開服務性監測市場,有序放開公益性、監督性監測領域。國家環境分析測試中心主任黃業茹表示,引導社會環境監測機構進入環境監測的主戰場,提升政府購買社會環境監測服務水平,有利于整合社會環境監測資源,激發社會環境監測機構活力,形成環保系統環境監測機構和社會環境監測機構共同發展的新格局。

今年8月,由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生態環境監測網絡建設方案》提出,目前,我國生態環境監測網絡存在范圍和要素覆蓋不全,建設規劃、標準規范與信息發布不統一,信息化水平和共享程度不高,監測與監管結合不緊密,監測數據質量有待提高等突出問題,難以滿足生態文明建設需要,影響了監測的科學性、權威性和政府公信力,必須加快推進生態環境監測網絡建設。

環保部近期發布的《2015年上半年環境監測工作綜述》顯示,截至目前,全國已建立各級監測站2700多家,監測人員近6萬名,監測儀器設備26.8萬臺(套);全國338個地級及以上城市實時發布1436個環境空氣自動站點6項污染物濃度和環境空氣質量指數;所有省級監測站具備水質109項全分析能力,多數省級站裝備已達到國內先進水平。全國環境監測系統全力推進各項重點工作,生態環境監測網改革取得較大突破,較好地完成專項和例行監測任務,環境監測整體能力水平明顯提升,為生態文明建設和環境保護提供了有力支撐。

雖說如此,但是我國各地的環境治理工作和中央決策以及公眾需求還存在著一定差距。據了解,環保部近日已經就國家環境質量、監測事權上收事宜與財政部達成一致,將分三步完成國家大氣、水、土壤環境質量監測事權的上收,真正實現“國家考核、國家監測”。

“國控點監測的事權上收到中央后,并非由中國環境監測總站直接負責運行和管理,而是由中國環境監測總站通過招投標的方式委托第三方環境監測機構去運行和管理,這樣可以從根本上避免環境質量監測數據受到地方政府的行政干預。”環保部環境監測司司長羅毅表示,環境監測事權上收,不僅可以有效避免數據造假,還可以調動第三方環境監測企業的積極性,讓社會力量參與環保事業。

各種環境監測市場化活躍

凌晨與環保部門一起采樣,早上第三方檢測機構就把分析數據發給了環保部門,并且數據準確及時。自2013年探索實施監測市場化后,浙江省環境監測工作成績斐然。由于實施效果良好,環保部在今年年初出臺《關于推進環境監測服務社會化的指導意見》前,曾專門派人到浙江省進行調研。

為有效開展社會化監測工作,浙江省環保廳于2013年8月出臺了的《關于推進環境檢測市場化工作的意見》,提出堅持放開與監管并重的原則,加強社會環境檢測機構的質量管理,實施環境檢測質量“誰檢測誰負責、誰委托誰把關、有投訴必查處”,確保環境檢測市場的健康發展。

據了解,在浙江省環保廳實施分類指導(為政府管理服務的業務,如司法仲裁等由環保部門的監測站完成;為社會服務的項目,如企業自行檢測等由第三方檢測機構完成)和在浙江省環境監測協會的主要引導下,浙江環境監測市場取得了快速發展。據了解,近年來,浙江省第三方檢測機構如雨后春筍般,快速增加了50%以上。截至今年6月,浙江省共有第三方環境檢測機構125家左右,且多數檢測機構實驗室面積均在800平方米以上。

今年,河北省也力推各級空氣質量自動監測站采用委托第三方運行維護的模式。根據計劃,今年年底前,河北省53個國控空氣質量自動監測站、11個省質控站將全部實現第三方運營維護,縣級監測站也將加快推進委托第三方運營維護的速度。

河北省環保廳副廳長楊智明表示,經過近兩年的建設,河北省目前形成了包括53個國控站、11個省質控站和143個縣級站的空氣質量實時自動監測與發布系統,實現了縣級空氣質量自動監測站全覆蓋。據介紹,河北省目前已經有唐山、石家莊、張家口、承德、廊坊、衡水、邢臺推行了空氣質量自動監測站第三方運營維護。

目前,廣東已經試水第三方環境監測運維工作,把環境監測工作交給有資質的第三方監測機構,運行效率和實際效果明顯好于以前。今年2月,廣東省環保廳印發了《關于推進廣東省環境監測社會化改革試點的指導意見》,明確環境監測社會化改革的總體目標:到2016年,環境監測社會化在部分地市逐步推開,市場機制初步形成,制度建設取得明顯進展。據悉,目前深圳、佛山和東莞三市已被列為省級試點城市。

監測市場前景向好“在需求普遍的環境監測領域,我國與西方國家不同,主要還是由政府擔任服務方,而國外即使是一些政府需要的數據也會委托第三方監測企業提供服務。”北京公眾環境研究中心主任馬軍表示,目前,我國個別城市已經開始嘗試在重要數據監測方面引入社會資本。

無論在治污的專業性上,還是監管的可控性上,引入市場機制、推動第三方治理都是大勢所趨。在不少業內人士看來,隨著政府環境管理模式的改變,環境監測市場也即將迎來黃金發展期,政府壟斷的局面也將被打破。

11月10日,環保部印發了環保部部長陳吉寧在中國環境與發展國際合作委員會2015年年會上的特別演講全文,而這也被看做是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部署環保工作后,環保部對相關制度改革的明確表態。陳吉寧明確,我國要健全環境保護的市場體系,引入第三方治理環境污染,向社會開放部分環境監測項目。

《2015-2020年中國環境監測市場供需預測及市場專項調研報告》顯示:我國各級環境監測站體系建設相對成熟,目前已經形成從中央到各省、地、市以及鄉鎮的監控體系,市場較為穩定。而污染源監測無論是覆蓋面還是監測深度都有較大的發展空間,市場增量空間巨大。

本文來源:互聯網

上一篇:
下一篇:
幸运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