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批污染上山下鄉:垃圾靠風刮 污水靠蒸發

針對目前農村污染問題,人民日報9月6日刊發《拒絕污染 “上山下鄉”》。

文章指出,如今經濟正在轉型,隨著環保門檻越來越高,執法越來越嚴,一些污染企業在城市待不下去了,變著法子“上山下鄉”,工業污染向中西部轉移、向農村轉移成為突出現象,不少村莊成了新的“生態災區”。

文章認為,污染“上山下鄉”嚴重的地方,往往是經濟落后、有上項目沖動的地方。政府要政績,企業圖利益,而廣大農民又是“沉默的大多數”,難有話語權。于是,污染企業紛紛落戶監管薄弱的農村。這對農村環境更是雪上加霜。農村不僅環保設施薄弱,而且生態環境脆弱。

文章強調,防止污染“上山下鄉”,必須扎牢環保籬笆,守住生態紅線。首先要嚴格執法,消除城鄉之間的環保差別,消除農村環保監管“真空”,將問責制度納入農村環保執法中,摒棄片面的“唯經濟增長論”。

人民日報全文如下:

一邊是連片的莊稼綠意盎然,一邊是污水、垃圾臭氣熏天。在河北某縣看現代農業,這樣的情景讓人愕然,種出來的糧食誰吃?這里的群眾怎么生活?

租地的大戶回憶,小時候家鄉是有名的洼淀,水多、魚多、打糧也多。這些年,城里的不少小化工廠搬下鄉,人們有錢了,但淀干了,水臭了,魚沒了。不少村民搬進了城,留下上千畝地,他只能一個人種起來。

大戶的無奈背后是殘酷的現實,一個曾經青山綠水的村莊凋零了。憂心的是,這并非個案。目前經濟正在轉型,隨著環保門檻越來越高,執法越來越嚴,一些污染企業在城市待不下去了,變著法子“上山下鄉”,工業污染向中西部轉移、向農村轉移成為突出現象,不少村莊成了新的“生態災區”。

事實上,污染“上山下鄉”嚴重的地方,往往是經濟落后、有上項目沖動的地方,有的千方百計要稅收,吸引納稅大戶“饑不擇食”,不惜引進污染企業。政府要政績,企業圖利益,而廣大農民又是“沉默的大多數”,難有話語權。于是,污染企業紛紛落戶監管薄弱的農村。值得警惕的是,新一輪招商引資熱潮中,十多年前關停的小造紙、小制革、小染料等“十五小”行業,在一些地方又卷土重來。這樣“先污染后治理”的代價太大了!

污染“上山下鄉”,對農村環境更是雪上加霜。農村不僅環保設施薄弱,而且生態環境脆弱。據統計,全國開展環境整治的村莊比例只有10%,4萬個鄉鎮、近60萬個行政村大部分沒有環保基礎設施,處于“垃圾靠風刮,污水靠蒸發”狀態。這些年,隨著工業污染積累、遷移,一些鄉村有河皆干、有水皆污;曾經的青山綠水變成禿山黑水,土壤污染,地力下降。試問,經濟指標上去了,但生存環境污染了,這樣的發展有何意義?

碧水藍天是人民幸福生活的環境底線。農村環境關系幾億農民的生存安全,也關系城鄉居民的“米袋子”“菜籃子”。農村和城市生態是一個整體,如果土地污染了,水污染了,城市人難道能夠獨善其身?從這一點說,犧牲農村環境換發展,這樣的代價,誰也無法承擔。

防止污染“上山下鄉”,必須扎牢環保籬笆,守住生態紅線。首先要嚴格執法,消除城鄉之間的環保差別,消除農村環保監管“真空”,將問責制度納入農村環保執法中,摒棄片面的“唯經濟增長論”。另外,加大農村環境治理的投入力度,把錢用在刀刃上,完善農村環境保護的制度與政策。再有,加強農民的環境保護話語權。農村是農民生活的地方,在農村建工廠、上項目,對環境有何影響,應該尊重農民的意愿,讓農民有渠道向“污染下鄉”說不。

建設美麗中國,農村不應該缺席。保持那份記憶中的田園風光,留得住農村綠水青山,記得住濃濃鄉愁。(原標題《拒絕污染 “上山下鄉”》)

本文來源:騰訊網

上一篇:
下一篇:
幸运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