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近9成地下水難做飲用水源 污染源排查迫在眉睫

■廣東近9成地下水難做飲用水源

■全國地下水源5成存在安全問題

羊城晚報記者 楊輝 實習生 丁高陽 何倚華 馮婷婷

“98米深井,一到下雨天就會出現油味”。汕頭谷饒鎮居民阿鋒告訴羊城晚報記者。

7月20日,廣東省水利廳發布《2014年廣東省水資源公報》。公報顯示2014年監測的53個地下水井中,水質劣于Ⅲ類的占88.7%(優于Ⅲ類才做集中飲用水源和直接飲用)。主要超標項目為總大腸菌群、氨氮、硝酸鹽、鐵和錳等。而國家水利部下屬單位對全國城市1817個地下水飲用水源地中, 水質安全存在問題的比例高達49.48%。

廣東地下水9成分布在山區,剩下10%集中在人口密布的雷州半島、珠三角和潮汕平原三大平原區,平原區污染嚴峻。專家建議加強監控,對現行和潛在地下水污染源要逐一排查。

供水主要靠地下 檢測卻長期超標

“這些井完全廢棄,沒人敢用井水。”湛江下屬的雷州市郭宅村民郭迅,指著受污染的地下水說,村里普遍水質差,大部分水井水不能喝。污染已經讓村里九成人離開,剩下的人只能挖新井以圖避開污染。

2011年廣東省地下水取水井專項普查顯示,廣東地下水開采量約13.38億立方米,取水井數量為352萬眼。其中地下水開采量最大的是湛江市,有5萬眼水井開采量5.73億立方米。廣東省環保廳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湛江市是廣東唯一的以地下水供水為主的城市,也是唯一劃定地下集中飲用水源地的城市,市區有80%的用水靠提取地下水。而廣東省水利廳2010年至今的水質公報中:湛江數年來地下水一直難達集中飲用水源標準,2013年監測的湛江19個地下水井中,全部劣于Ⅲ類,主要超標項目鐵、錳、PH值。

廣東地質局水文工程地質一大隊2012年調研雷州地下水發現,淺層地下水受污水排放和過量施放農藥化肥影響,局部地段受農業肥料農藥滲入地下的硝酸鹽不同程度污染,而深部地下水局部也已被污染。

污染蔓延到近海。湛江東海島是廣東第一大島,在建湛江鋼鐵、中科煉化兩大“巨無霸”鋼鐵化工基地。島上沒有水源全靠地下水,目前島上1.7萬人使用4271眼井水。

“島上地下水環境質量總體較差,水質不能滿足Ⅲ類標準要求。”湛江鋼鐵基地2014年12月最新的環評報告稱,污染主要來自養殖業,島上養殖90平方公里,廢水排放8萬噸/天,含有抗生素、消毒藥水、添加飼料的廢水一半是就地排放。當地歷史水質監測結果顯示,地下水PH值、氨氮、硬度出現超標,最高超262倍,總大腸菌群超標最高。

有限的地下水調查都在印證當地水質問題,中國地質調查局資助的“華南西部濱海濕地地質調查與生態環境評價”項目顯示,廣東第一大島地下水咸化,總體水質很差。而采取有效措施杜絕雷州半島水源繼續遭受污染和預防處理污染擴散已迫在眉睫。

喝水打井百米 下雨水有油味

粵東潮汕平原是廣東地下水集中的三大平原區之一,地下水量在6.5億立方米。汕頭部分地下水污染同樣嚴重。多年來染布、電鍍、電子拆解、再生塑料讓該地下水污染甚于湛江。

汕頭谷饒鎮居民阿鋒告訴記者,當地打20多米深的井出來的水黑色,水面漂浮著反光的油污,帶有銅臭味,即使干凈點的水打上來放一會兒會變黃。“這地下水以前可以洗澡洗衣服洗菜沖廁所,現在洗衣服都不行。吃是萬萬不能吃!”阿鋒說,好幾年前當地衛生部門就抽樣檢驗,結論是重污染。

為了吃到干凈水,阿峰家花了2萬元打了一口98米深井,打出來的水是白的,阿峰把打出的水送潮陽水廠檢測,顯示還是超標,花了2000元安裝一個過濾裝置后水可以喝,但是一到下雨天百米深井就會出現油味。

即使這樣,能像阿峰這樣向地下深處要水的居民還是少數,今年干旱汕頭約70萬人吃水難。

汕頭市環保局部門介紹,除了污染外,因為當地地質條件的原因,練江流域的地下水含氟超標。記者了解到,隨著當地污染治理嚴格,污染大戶再生塑料、非法電子拆解開始向西江上游部分地區轉移。

監測點位不足 居民養魚測水

廣東地下水總水量在420億-530億立方米。2010年至今廣東省水利廳公布的水質公報顯示,廣東地下水7-9成水質劣于Ⅲ類,未達到Ⅲ類水質標準的主要項目為總大腸菌群、氨氮、鐵和錳等。未達到Ⅲ類水質標準的主要超標項目為總大腸菌群、氨氮、硝酸鹽、鐵和錳等。

廣東省地質調查院調查珠三角井點611個,合計87.4%仍然在做飲用水和生活水源。但1996年至今的動態監測年鑒地下水監測數據顯示,珠三角地區的地下水水質較差,已經不宜作為城市集中供水水源。另有專家發現,珠三角淺層地下水有機氯農藥污染檢出率高,部分超過世界衛生組織飲水水質準則指導值。

而數年來廣東全省地下水監測點位就50-60個。為何點位如此少?羊城晚報記者聯系了地下水主管部門廣東省水利廳,以及負責監測的廣東省環保廳,均未收到回復。羊城晚報記者查閱廣東省環保廳監測數據看到,其中僅有江河水庫的水質監測數據,沒有地下水數據。政府的地下水監測匱乏之下,居民只能另辟蹊徑,確保河水安全。

“我住在中山坦洲鎮,懂事開始就喝井水,至今15年,”地處珠三角的坦洲鎮居民小何告訴記者,每年坦洲鎮政府會向井附近住戶收10元錢洗井,井中放魚監測水質。

在廣州市白云區的興豐村,由于地下水污染,興豐5、6、7組居民已經棄用井水,但4組許老先生還在用地下水,許家井深8米,水深有7米5。為了保證日常飲用沒有問題,老人同樣在井里放魚檢測水質,“如果魚死了就說明水不能喝了。”

專家:

現行和潛在地下水污染源要逐一排查

“地下水和大氣、地表水最大的不同是更新緩慢,一旦污染,恢復的時間漫長。”長期關注國內地下水污染的中國水利水電科學研究院副總工唐克旺告訴羊城晚報記者。唐克旺和中國水科院此前對全國城市1817個地下水飲用水源地調研, 水質安全存在問題的比例高達49.48%。

“保障每個公民安全衛生用水是頭等大事,目前監測點覆蓋不全,監測項目也太少。地下水飲水安全工作還需要升級。”唐克旺副總工向羊城晚報記者介紹,首先要開展所有飲用水水源井的水質全面化驗分析,告知用戶水質狀況,安全地下水源要繼續保護好。

唐克旺認為,對農業化肥農藥使用,要宣傳告知農民,滲入地下水的亞硝酸鹽、農藥等都是致癌物,對農民健康有危害。農民都是生活在當地,地下水污染也是當地,必須告知農民如何做才能保護好他那片地下水水源。

“對現行和潛在地下水污染源要逐一排查(所謂的雙源調查),由獨立第三方進行勘察監測評估,發現對地下水產生污染的,進行責任認定,并要求限期治理污染的土壤和水體,”唐克旺說,對污水偷排滲井污染地下水的,應在地下水下游方向獨立監測工作基礎上,建立舉報和獎勵制度,發現偷排的,啟動司法程序,追究污染者的責任。企業搬遷、重組、上市等,都要對土壤地下水環境影響的審計評估,突出企業地下水保護主體責任。

本文來源:羊城晚報

上一篇:
下一篇:
幸运赛车开奖直播